寒風凜冽刺骨中

李樂詩

作者簡介:本會名譽顧問李樂詩博士是第一位踏足地球三極(南極、北極、珠穆朗瑪峰)的中國女性。她極力倡導以藝術創作,推動科學普及,環境保護,為香港與中國內地的科考,繼續不懈地探索與追求。更重要是培養青少年對社會的責任感,重視科學工程,促使他們成為廿一世紀的優秀科學接班人。

 

   再過三天就結束這北極旅程了,想到就要回去,我突然有一陣依戀之情,北極,這雪白天地,我好像與她結了未了緣。剩下這三天,我必須好好安排旅程計畫。但是,氣候的好壞是決定旅程的關鍵,靠自己估計是不可能的。

   我盡量安排更多的時間出外拍攝,我真想把北極大地的一切都拍攝下來,這是一座美麗而原始的藝術宮殿,是值得藝術家為她獻出一切的。

   我冒著寒風拍攝,今天風速特別勁,幾乎可以把我吹倒。風使我拍攝並不順利。帽子被吹歪而跌下來,蓋著眼鏡,而眼鏡的護口附近又冒上了水蒸氣,水氣充滿了鏡片,使視野模糊,前方物像看不清楚,我把眼鏡脫下來,拭去水蒸氣,馬上戴上去,搶拍了幾張,熱氣又冒了上來,如此反覆地搶拍鏡頭。走路似乎也越來越困難,每走一百公尺,要花很大力氣,有時似乎在後退,此刻才真正體味到頂風冒雪是甚麼樣的滋味。每走一步只能慢慢地,我走呀走,地上很滑,很怕一下子被風吹去天盡頭。我面向風,把頸上帽繩束著我的臉。但風從胸前吹入,從鞋子的小空隙中進入,刺骨寒冷。

   拍攝要脫下手套,剛剛拍了幾張,手就被凍僵了,急忙又戴上手套,溫暖一下,但身上各種繩子太多,照相機帶,衣服上繩子,被風吹得交叉糾纏著。花了足足十分鐘才把繩子理清,心中真是十分氣惱,原來在北極拍攝是如此辛苦,每一張照片是我千辛萬苦得來的。看來,冰雪、風聲在詩人的筆下是很美的,可是,北極的冰雪風聲就難以恭維了。

 

 

★ 在北極拍攝是如此辛苦,每一張照片是我千辛萬苦得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