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感

李樂詩

作者簡介:本會名譽顧問李樂詩博士是第一位踏足地球三極(南極、北極、珠穆朗瑪峰)的中國女性。她極力倡導以藝術創作,推動科學普及,環境保護,為香港與中國內地的科考,繼續不懈地探索與追求。更重要是培養青少年對社會的責任感,重視科學工程,促使他們成為廿一世紀的優秀科學接班人。
  在平常生活中,我會由於完成一件難於做到的事後,出現一種滿足與英雄感。我在北極有過這種情景。記得我第一次坐雪橇時,八隻狗駕著雪橇,飛奔前進,獵人就是駕駛員,好像駕著八匹馬前進。那時,我想,甚麼時候我才學會駕駛雪橇。第一次學的時候,我一喊,那些狗看著我,不知我在說甚麼。就像第一次學說外國話,外國人一聽,根本聽不懂一樣。

  每當打死海豹時,我是坐在雪橇上停在遠遠看著。海豹打死後,獵人要重新返來駕著雪橇去拖回海豹。

  終於,有一天,我學成了,懂得單獨駕駛雪橇了。當獵人打海豹時,我坐雪橇上看著獵人走遠,然後用鞭子指揮狗隻不要動,安靜坐下來,狗隻乖乖坐下來。遠望獵人打死海豹後,我立即用鞭子指揮狗隻,駕著雪橇行進到打死海豹的地方,把海豹運回來。

  第一次駕著雪橇,那種風馳電掣,驀然有一種英雄感,想起當我學會駕駛雪橇,獵人把鞭子交給我時,好像一種莊嚴的儀式,很是令人興奮,英雄氣概也由此而生。而且比起在香港學會駕駛汽車似乎難度更高。因為雪狗是活的,牠只有本能,而沒有規則的。所以,也許駕雪橇比學會駕車更難。我單獨駕雪橇,會是會了,但熟練就難了。有一天狗跑得相當快,繩子弄亂了,差點壓死一隻狗。看來,學會易,但要學精就比較難了。

★ 駕雪橇,學會易,但要學精就比較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