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死的海豹

李樂詩

作者簡介:本會名譽顧問李樂詩博士是第一位踏足地球三極(南極、北極、珠穆朗瑪峰)的中國女性。她極力倡導以藝術創作,推動科學普及,環境保護,為香港與中國內地的科考,繼續不懈地探索與追求。更重要是培養青少年對社會的責任感,重視科學工程,促使他們成為廿一世紀的優秀科學接班人。

  死亡對於所有生物來說都是一種生命歷程的終結。哲學家一直以一種睿智的心靈去探討死亡的意義,盡量使死亡變得更安詳一些。但死亡畢竟是對生命一種殘酷的安排。即使生命力已經無可挽回,也會作一番垂死掙扎。我看到垂死的海豹也許是這樣。


  獵人槍法很準,一槍打中了海豹的要害,海豹死了,動也不動。獵人駕著雪橇拖了回來。很快剖開牠的胸膛,剝下皮,取出腸臟,但海豹還沒有完全死亡,眼不會閉,血還在從頭腦中冒出來,不斷地流出。


  有一次打死一隻五尺長的海豹,剖胸腔時,海豹的心還在跳動,血還從頭腦槍眼中冒出,而且還有冒出來的卜卜聲,我打開錄音機,錄下流血聲音,有十五分鐘那麼長,一面流血,一面心臟在跳,在泵出一滴滴血流。海豹還沒有死,在一種垂死的狀態。看著這種情景,心中十分不忍。


  於是,生命力這個命題一直在我心中迴旋。海豹的生命力是很強大的。然而,最強大的海豹也難免死在獵槍之下,所以,生命力也是很脆弱的。


  人類是一種智慧而理性的動物,高等而有強大的意志,面對死亡的挑戰也要堅強地活下去,所以,人類要用一切方法使生命之花開得更燦爛。但人類也抵受不了天災人禍,死亡終究也會來臨。而海豹,心臟還在跳動,死不瞑目,但死亡終究到來了。


★ 最強大的海豹也難免死在獵槍之下,所以生命力也是很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