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春遊新疆日誌(一)

阿 姿

3/4 香港—深圳

  早上九時許坐火車到深圳,羅湖過關後再坐火車到廣州,再坐地鐵到白雲機場,乘搭下午五時零五分的東航到伊寧,在烏魯木齊轉機,凌晨一時多才到達伊寧,下機時的安檢很嚴,我們四個港客獲安排第一批下機,然後由安檢人員詳細詢問我們入境的詳情,大約十五分鐘後,便出境,坐的士到達在?程網上預訂好的酒店,到酒店登記好後已近二時多了。

4/4 伊寧–新源

  早上八時起來,吃了點昨天從機上帶來的食物作早餐,便步行到不遠的伊寧大橋,只見路上種了很多紅豔豔的花像梅花、海棠、櫻花,我們叫不出名字,柳樹己長出綠綠的新芽,更開心的見到南邊和北邊的天際都有連串雪山,北邊的應該是天山吧!當天天氣很好,藍天白雲,伊寧河的水量不多,藍藍的,露出很多沙丘。我們沿河邊行了一會,便接到朋友的電話,說網上訂不到往新源的長途車票,我們匆忙打的往汽車站買票。

  車站人不多,但因票務員不熟悉如何用電腦輸入我們香港人的名字和證件,花了很長時間才完成購下午四時的車票。

  我們打的往海棠路賞杏花,可惜花已沒有了,地上乾乾淨淨的,一片花瓣也沒有,只有紅色的萼片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途人安慰我們說伊寧的杏花都開完了,新源那邊地勢較高,應該可以看到杏花的。

  我們再沿路往河濱公園走,一路楊柳夾道,水色蔚藍,間中也有燦爛的鮮花點綴,伊寧早春實在不錯。更開心的見到幾株碩果僅存的杏花,潔白的花瓣襯著紅色的花蕊,十分嬌嫩可愛。午後回到酒店吃午飯,打的往汽車站,原來酒店位置偏遠,打的十分不方便。狼狽地找的士,慌忙地催促他往汽車站,沿路有些塞車,心情更緊張,幸好趕得及班車。

  汽車一路往新源駛入,漸見兩邊都是草原,牛羊和牧民像玩具一般,方領悟到新疆的遼闊,一眼望去便是幾十公里。這是生活在狹小香港的我們,所欠缺的視野。車程約五小時,車費人民幣五十元。下午近八時多才到達新源,因為新疆偏西,所以比北京時間遲了兩個小時。

  我們打的到預訂好的民宿,在電話堣w確認可以招待港人。民宿很普通,設在派出所後面,所以也不用登記我們太多資料。我們安頓下來,也是九時多了,到了一間新疆餐館吃晚飯,味道也不錯,而且價錢也公道。

5/4新源–吐爾根杏花溝

  早上九時往小店吃了傳統肉包和小米粥的早餐後,便起程往吐爾根。往吐爾根杏花溝,有專線小巴,每人單程車票20元,車程約一小時。早晨約十時,便到達景區。吐爾根有一片中世紀遺留最大的原始杏林,入景區後,可以坐區間車(10元)到棧道,我們見路程不遠,安步當車。

  去到景區,抬頭一看,已心知不妙,只見山溝旁的杏花都是黑沉沉的,只有樹枝倔強地伸展著,花兒都不知哪堨h了。當地人說,今年是開花最差的一年,因為上月下了幾場大冰雹,把花蕾都打壞了。我們聽後心中一沉,但既來之,則安之。幸好當日天朗氣清,遠處雪山橫在天際,草坡處處。我們先往杏花溝,這埵酗T條線路,可以騎馬上去,但單程都要二百元,我們決定步行上山,慢慢欣賞景色。我們先往主?,可以跟著棧道上山,我們見遊客眾多,棧道兩旁杏花脫落,便步行往較多花的山坡。沿著圍欄遠望,只見一抹霧靄,在田野冒起,霧靄上是連綿的雪山,應該是天山吧!當天是藍天,朝陽把山坡照得特別明麗。青的山坡,白色的帳篷,騎馬的遊客,都構成美麗的圖畫。

  這堛漣鰝嵽D要生長在山溝堙A我們安步當車,見到很多老杏樹,姿態蒼勁,但都沒有花或葉,只剩禿枝,像個倔強的老頭。想像如果杏花滿枝頭,是何等美景!雖說冰雹把花蕾打壞,但仍有漏網之魚,在高處,有些老樹在頂部開了密密的花兒,有些竟又重新長出花蕾。在隱蔽的山溝中,背風的山坡上,有些花兒還是開得挺漂亮的。我們慢慢走上山坡頂,很多遊客在花下照相。花兒雖然遜色,但遊客熱情不減。

  山頂是風光無限,四面都可看到雪山,而且老杏樹生命力強,花兒也開得比較燦爛,很多老樹都打著花蕾,可能這批是劫後遲開的花吧!跟著我們步行到二、三溝,風景也不俗,在山溝頭的杏花開得較有看頭。上三溝的一小段山坡頭較窄,而很多馬來回,較有危險性。我們為了避開這危地,所以跟遊客從另一條路下山,在爬上一個陡坡後,原來是可通往東溝之路,東溝是賞日落的好地方,我們見時間尚早,便在山坳處的帳篷商店喝奶茶和吃烤肉,休息一會後,便沿山路接柏油路上東溝。這堛澈堻]不錯,有棧道和廁所,我們慢慢登上山坡尋芳去也。在多個山溝中,我最喜歡東溝,黃昏來時,景色特別明麗。這堣s坡廣闊,大片草甸綠油油的,牛兒、馬兒、羊兒在這堜顒炕A杏花有了這些動物陪襯,畫面更有意境,黃昏側光下,杏花添了點紅光,那分淡紫也濃起來。這堛滲顝Y有多種色彩,啡綠相間,像?條畫,也像地毯。雖然想看日落,但要等到晚上九時,太晚了,只好依依不捨的下山。

  幸好出口處又遇到今早的小巴司機,我們又高高興興的坐車回新源去也。雖是帶點遺憾,但也是充實的一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