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日記(之七)

陳一年


Day 9,12月28日(星期日) 用從世外回到人間

    第九天,我們在朝陽照耀下進入比格爾海峽。比格爾海峽(西班牙語:Canal Beagle)位於烏斯懷亞的西南方,是一條從東部的大西洋,跨過阿根廷、智利兩國到西部太平洋的水道,全長320公里,最寬處約十公里,最狹窄處只有一公里。比格爾海峽海浪不大,景色優美。可以看見海峽中幾個凸出的小島,那些島嶼是企鵝、海獅、海狗和各種鳥類的棲息、繁殖之地。

    風平浪靜,我們再也不必害怕魔鬼海峽那樣的風浪。

    比格爾海峽是以英國的小獵犬號探險考察船(Beagle,又譯為「比格爾號」)的名字命名的。1826年至1830年間,小獵犬號被派往南美洲進行其第一次水文調查和探險時,發現這個海峽。生物學家、博物學家達爾文年輕時參加了小獵犬號的第二次探險,也經過此海峽。

    利用這一段風平浪靜的航行,船長安排隊員們參觀Akademik Sergey Vavilov號探險船整個操作系統,包括船長的駕駛室。

    不久,我們在海鳥的夾道歡迎中回到烏斯懷亞。重登南美洲大陸,彷彿從世外又回到了「人間」。

Day 10,12月28日(星期一) 再見,烏斯懷亞

    因為我們將乘明天的航班飛往布宜諾斯艾利斯,所以還有時間在烏斯懷亞再玩一天。

    完成了南極之旅,現在終於有閒心逛蕩烏斯懷亞。小城座落在白雪閃耀的群山環抱之中,一條以阿根廷國父聖馬丁為名的石板路,貫穿烏斯懷亞市中心。街道兩旁有很多專做觀光客生意的禮品店、百貨店、餐廳,成為我們的目標。城內的烏斯懷亞博物館是由廢置的監獄改裝而成,兩層樓的建築物本身就是歷史的遺跡,館內分成監獄和海事兩個部分。

    二十世紀初,烏斯懷亞是囚犯流放地,阿根廷政府在這裡建立監獄就是效仿英國在澳大利亞的做法,那時火地島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偏僻島嶼,從這裡逃脫是不可能的。囚犯在這裡花費大量時間伐木並建造了這座城市。

    今日所見的不少當地建築及鐵路系統,便全靠這些囚犯興建而成。監獄館依然保存昔日監獄的原貌和設施,展出烏斯懷亞早期的照片和一些重要囚犯的資料。

    我們初來烏斯懷亞那天,本來預備要乘坐那個時代的小火車遊覽觀光,但因為時間不掃配合,改到重返烏市的這一天,今天終於得償所願。

    烏斯懷亞有設備完善的港口,其距南極大陸最近處僅800公里,所以是去南極考察的最佳後方基地,考察船都在這裡補充燃料和食品。不但如此,其實烏斯懷亞和火地島本身就是極其引人入勝的旅遊地。這裡冰川風光奇特,雪山重巒疊嶂,湖泊星羅棋佈,神奇的自然和人文景觀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遊者。我很想留下來再深入旅行,無奈原來的日程沒有安排,只好留待將來重遊了。再見,烏斯懷亞!再見,火地島!

晨曦中的比格爾海峽

地圖標示著我們在南極半島水域的三處停泊地點

駕駛室可隨意參觀,參觀者突然變成冒牌船長

斯懷亞的馬丁大街是旅遊商店的集中地

 

暖和的陽光照耀下,欣賞著周圍秀麗的景色,叫人心曠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