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日記(之

陳一年

★ 已是午夜,仍然是彩霞滿天,奇幻無比


Day 5,12月24日(星期三)美麗的天堂灣,有地球最南的博物館和郵局

    我們的極地探險船開入了天堂灣(Paradise Bay)。顧名思義,就知道這海灣天生麗質。這裡是昔日南極捕鯨船隊的避風港灣,現在已成為旅遊訪客最喜歡的停泊地點。天堂灣裡波平如鏡,銀光閃耀的浮冰點綴著蔚藍的水面。灣區三面圍繞著冰雪覆蓋的山峰和冰川,倒影在明鏡般的海中,鏡花水月疑幻疑真。幻影與實景相映,美得難以形容。

    上午11時,我們乘橡皮艇去溫克島(Wiencke Island),在達穆爾角(Damoy Point)登陸。達穆爾角曾經是英國設立科學考察站的地方,20世紀中期科學考察站撤出了,現在留下幾間房子,可作為臨時避難所。裡面陳列著一些極地生活用品、罐頭食品,宛如一座小小的極地生活博物館。溫克島上有很多白眉企鵝(Gentoo Penguin,又叫金圖企鵝、巴布亞企鵝),它們有紅色的啄,額頭上有一道白色直覆蓋到眼部,我看有點像京劇大花臉的眉額,滑稽可愛。

    回大船吃午餐後,15時30分,我們又到了古迪耶島(Goudier Isiand),在洛克魯爾港(Port Lockroy)的茹格拉角(Jougla Point)登陸。這裡曾經有一座英國科研站,現在已改為一所南極博物館,館內除了用圖片和實物模型介紹南極的地理和生態外,還設有一個世界最南的郵局和禮品店,專售珍貴郵品和有關南極的紀念品。我們都情不自禁,買了很多印有企鵝和南極風景的明信片和郵票,即時寫好並蓋上南極郵局的郵戳投寄。    雖然在探險船上也能投寄郵品,但是意義大不相同。探險船上的郵寄服務是送到阿根廷烏斯懷亞轉寄,用阿根廷郵票;而洛克魯爾郵局屬於英國郵政,用英國郵票,會送到英國屬土才正式進行郵遞(結果,我回到香港一個月後,親友們才收到我在南極的問候呢)。

平安夜,滿天彩霞不肯褪去

    今晚是平安夜,全船人在甲板上聚餐,歡聲笑語中,向雪山和冰川舉杯致敬,又相互祝酒暢飲。盛宴之後,部份團友乘橡皮艇往天堂灣一側的布朗站,在崖岸的雪地上露營,度過一個不尋常的平安夜。布朗站是阿根廷的科學考察站,建在岸邊的陡崖之下,其附近的緩坡是一片露營地。我也很想試試在冰天雪地中露營的滋味,可惜因為我錯過了在船上的露營訓練,所以沒有資格參加了。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和留守船上的團友盡情地拍攝天堂灣的景色。奇異的是,23時已過,仍然是滿天彩霞、美不勝收。我從來沒有試過拍攝極地的「白夜」奇觀,今晚拍了個夠!極晝、極夜是極地特有的天文現象。極地在冬季沒有白天,稱為「極夜」;夏季沒有黑夜稱為「極晝」或「白夜」。在南極洲,越靠近南極點,極晝、極夜的日子就越長。南極點每年有近一半的時間是極晝,另一半是極夜。我們所在南極半島在南極圈邊緣地帶,可能沒有真正的24小時極晝和極夜,但是如今正值「夏至」剛過,日照時間特長,幾乎沒有感覺到真正的「黑夜」。

    午夜,美麗的晚霞不肯褪去,我一直拍攝到下半夜,才回房間,投入銀色的夢鄉。

 




★ 企鵝不怕人,還好奇地走過來逗人玩耍

★ 平安夜,在天堂灣一側的在崖岸雪地上露營(Winnie Mok攝)

★ 遠眺茹格拉角曾是英國科考站現為博物館,設有世界最南的郵局

★ 我們在雪地上與企鵝在一起,拍攝得著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