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明善鳴

禪語二則

一則:功夫


  小和尚興高采烈的說:「師父,我讀完佛學碩士,很開心啊。」大師點頭微笑。

  小和尚說:「我計劃做研究,準備在學術上做功夫。」大師仍然微笑。

  小和尚越說越興奮:「我估計讀多兩年,便應該開悟了。」大師說:「你學佛的目的是什麼?」

  小和尚說:「當然是開悟得道,離苦得樂了。」大師問:「佛陀讀過什麼?」

(佛法不是宗教,不是學術,不是用來研究的,是一個人自己下功夫,以行動去證實的,要知行合一,不是說了算。)


二則:討厭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討厭的人?真的十分討厭!」大師笑面不語。

  「不知是什麼原因?我遇到的都是討厭的人。讀書時遇到的同學,討厭;工作時遇到的人,更討厭。」大師一樣笑而不語。

  「即使拍拖如是,交友如是,連家堣H也越看越討厭。」大師仍舊的笑面不語。  

  「大師,你好像不相信的?」,大師說:「我信。」

  「那麼你為什麼笑呢?他們不也見得喜歡你啊?」,大師說:「你怎知道的?他們說我比他們更討厭。」

  (人有歡喜心,看到什麼人情物事都是喜悅;人有厭惡氣,看到什麼人情物事都是討厭。人有佛心,看到的都是明心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