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明善鳴

禪語二則

 

一則:難過

  一俗家弟子傷心的說:「母親剛剛走了,又發現自己患了頑疾。」「很難過吧。」大師說。

  「怎知公司要裁員,自己竟然有份。」她氣忿的說:「我在那家公司做了幾十年,由她只有幾個人做到幾百人,現在只裁二十人,卻包括我,我的樓按還沒供完啊。」

  「很難過吧。」大師說。

  「師父,我怎麼過啊!」

  「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只有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大師說。

  (第一次說很難過,是同理心,感受到別人的傷痛;第二次說很難過,是體諒別人面對的現實困難。現實是怎樣困難,也會過得去的,過不去的是自己找來的。)


二則:辛苦

  「師父,生活十分辛苦呀!」一俗家弟子語帶憂傷說。

  「對啊。」大師說:「你現在像走上斜坡,自然感到辛苦。」

  「我又怎樣才能離一切苦呢?」大師說:「走過後,便不同了。」

  俗家弟子問:「為什麼我的命那麼苦呢?」

  (失敗者都怨命,成功的人卻謙稱夠運。命也好,運也好,命運都在你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