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明善鳴

禪語二則

一則:上課

  「他也來上課?」「他做了那麼多壞事,念幾多佛經也救不了他!」

  兩個和尚正談論一個作惡多端的大壞蛋,出獄後來佛堂聽經念佛。

  師父此時經過,問:「你們來這媥レ礡A學了多少年?」他們笑?說:「有十幾年了。」

  「但怎麼你們好像昨天來似的?」師父說完便走開了,留下他們,茫然不知所以。

  (善與惡之間,究竟相隔多遠?由大惡走向大善,要念多少遍經書?這是俗世人的想法。迷與悟之間,只有一念;善與惡之間,也存乎一念。)

 

二則:眾生

  「師父,我讀書看到一個日本和尚,他已經開悟了,卻跑了去東京火車站,在那堭膠a、清潔廁所。」

  「是啊!那有什麼問題呢?」「他已經是大德了,為何要去做這些工作呢?」

  「你認為他應該做什麼呢?」「應該去一間有規模的去院做住持、開班授徒、教化眾生。」

  「他有啊。」「他?他在火車站執垃圾、洗廁所!」

  「那個火車站就是他的寺院,他每天掃地清潔廁所,就是念經講學,每天在火車站走過的人,不就是眾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