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參加「樂善盃」慈善行山活動

陳建峻(中國傳媒大學)

慈善行山

   踩著凌晨三時,繁星已代替了月亮的夜色奔赴北京首都機場,坐上了早班機抵達闊別已久的香港。「樂善盃」這一盛事,兩年前就開始有所期待和嚮往,直到上了大學後才真正有機會前來,以志願者和參賽者的身份,親自參與其中。

   到達西貢北潭涌會場時已是下午四時。初來乍到,一絲慌措,看著那些已經參與了多年,甚至十多年的哥哥姐姐輕車熟路,每件事情都是有條不紊的處理和解決,我只能盡可能的去分擔。置身其中,聽他們聊聊這一年的生活,做過的志願者活動,敘敘舊日情懷,她們以最放鬆的姿態做喜歡的事,結識最可愛的人。

   清洗雪梨是簡單,但不容一絲馬虎。首先拿走變壞的雪梨,清洗後再過清水,然後用布抹去水份放回紙箱中,我首次?與並重手地把雪梨放回箱子中,身旁的姨姨道出,重手放下是會碰撞到雪梨而受傷的。我默默地繼續工作,而到後期發現,我應該是現場年齡最小的一個,但不能因年紀小而寬待自己。

   第二天(12月10日)以參賽者的身份參加短線徒步,三座山頭兩個沙灘,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翻山越嶺”。說是10公里,走到15公里仍對周遭感到陌生,終點無處可覓時內心的絕望無以復加。穿的鞋不夠舒適讓這個路途變得更是艱難,背著相機,背包裡塞著衣服,水和食物,每當需要克服重力才能抬起雙腳向上攀登時總想棄一切身外事物於不顧。上第三座山時,任由風景再美,陽光再好,也難再靜心欣賞。總想悶頭向前,可卻總也走走停停。

   但不可否認,一路走來,總有人會在路過你時和你說一聲加油,中途設立的休息站的香蕉、可樂飲品是極大的滿足了一時之需。蓋的每一個章都發燙,拍攝的每一張圖片都珍貴,覽過的每一幀風景都難忘,腳步丈量過的每一寸土地都開花,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珍貴。

   本應在結束後繼續充當志願者,可到達終點那一刻全身細胞都喧囂著疲累,拿著泡好的公仔麵和薑茶一坐就不願再起,發麻的腳底每多走一步都是煎熬。從人群喧囂呆坐到熱鬧散場,足足休息了個把小時才逐漸恢復。時光如流,而記憶封存。無論是否再有緣碰面,都感恩,願「樂善盃」延續,一切順遂。

男義工正幫助搬運較重的物資

樂善盃早一天,工作人員正清洗雪梨

參賽健兒自行帶上水瓶盛水

豐華(香港)公司贊助一批雲南白葯噴劑

金田蜂蜜贊助的黑糖薑茶


大會設有環保回收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