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點委屈成大器

 

  曾國藩20歲左右求學衡陽時,師從汪覺庵。同舍埵酗@個叫楊甫瑞的同窗,是當地有名的富家子弟。楊甫瑞依仗家堛瘍v勢,平時十分驕橫,對於學業明顯比他優秀的曾國藩,也是處處刁難。

  一天,曾國藩坐在窗前,就著窗外的光線大聲朗讀《左傳》,讀得正專心,突然聽到有人大聲吼道:「曾國藩,你把窗戶的光都擋住了,我怎麼看書啊,還不趕緊挪開!」曾國藩停下來,側身一看,是自己床鋪對面的楊甫瑞。此時,楊甫瑞其實並未讀書,而且他的床靠著窗戶的另一側,也未完全遮住光線。曾國藩很生氣,想和他理論,但還是壓住了火氣,把凳子移到自己的床前,重新讀起來。

  到了晚上,曾國藩繼續在燈下讀書,楊甫瑞又沖他喊叫:「白天不讀書,晚上玩勤奮,做樣子給別人看也要分個時候吧。你現在讀書,讓我們怎麼睡覺?」曾國藩聽了,抬頭朝他笑了笑,默讀起來。

  不久,曾國藩中試舉人,同窗都紛紛向他祝賀,楊甫瑞卻大發雷霆,沖曾國藩嚷道:「這屋堛滬楔繾鴐O我的,你一來就奪走了。」一旁的同學非常反感,質問他:「曾國藩的書案不是你定的位置嗎,怎麼現在又反咬一口?」楊甫瑞仍強詞奪理地說:「就是他奪了我的風水。」大家都紛紛指責楊甫瑞,倒是曾國藩反過來勸解大家,不要為這點小事與之爭論,大家頓時對曾國藩敬畏三分。

  一個人立身處世,連點委屈都受不了,要想成功,自然不易。曾國藩以後仕途通達,成為晚清將帥之才,這跟他年輕時候就初露端倪的隱忍氣度,不能說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