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古道和稅關坳

三人行

    西貢古道,昔日未有西貢公路和清水灣道,行旅由東部西貢墟進入東九龍市區,必經西貢古道,蠔涌谷車公廟起行,傍溪內進,過橋,向山上進發,緩緩上升,路過很多鄉村,終於抵達位處高地的大藍湖村。今天車路直通,昔日古道,上高山、走荒野、行程險阻艱辛。車公廟之設,就是希冀神靈保佑,旅途平安。

    大藍湖之前村道,今已被一米闊的水泥徑取代,行山者多走此線,只有汽車繞行蠔涌路往返,行山者若嫌彎曲多岔易行錯村道,可繞行蠔涌路,路途稍遠,市區有小巴行走谷口。昔日行旅,步行石塊鋪砌山路,上接百花林,路過伯公坳(稅關坳),下行飛鵝山道(當年未有車路),到達賣茶坳,很快走到牛池灣。

    大藍湖路盡,石級上山徑,始段還算順利,四周綠林,清新自然,漫步其中,精神倍增,仰望飛鵝山,高入雲端。漫步前進,行經破廢大宅,衛徑向左轉,今天直行進入不見天日的古道,內堭K林地帶,由於陽光長期照射不到,古道石塊長滿苔蘚,濕滑難行,步行數次跌倒,無法前進,只是剛進入,無計可施。

    記得之前路上,破廢大宅,後方有西走南回百花林路,接飛鵝山道。回走大宅看看,果然有路,雖長途但好行,有一戶人家緊貼荒宅,剛巧自用車開出,證明車輛可出入,並非孤懸山中人家。宅居於此,深山獨處,遠離繁囂,好像與世隔絕。車路可通,不算偏僻。行山者多走衛徑,匆匆路過,少有進入破宅流連。百花林路南走,路上無行人,四周環境靜寂,山林滿佈。四野青綠,途中分岔路上山,地圖無此路,可能後期開闢,上走看看,接近終點,狗聲大作,怎?深山媮晹釧~者?惟有急退,返回原路,繼續前行,中途有明確山徑引向山上,路口有標誌,行經國父母親的名墓,上接飛鵝山道,今日不上山,直行稅關坳。

    行到古道南方出入口,接走百花林路,剛有小組進入,躊躇不前,被問從何處來,答由破廢大宅步行車路而來,並告之古道石塊濕滑,步行危險。對方遂放棄進入,改行大路遠去。我等續走稅關坳,坳旁觀望良久。路邊垃圾站,東走大路通豪宅,背靠高山,山下大片荒野。飛鵝山道上下走,設立稅關,適合地點。值得一提路經的稅關坳,原稱伯公坳,設立稅關坳目的,防止走私漏稅,時期應在九龍半島割讓後至新界租借前的年代,時維一八六一年至一八九八年。該地年代,中英之間,以界限街為界,西起葵涌海岸,東至飛鵝山腰,伯公坳設立稅關,地點合理。九龍群山只是天然屏障,當年非邊界,界限街才是實質邊界線。

    石梨背水塘內的走私嶺,是在該年代出現。今天遊覽水塘,行經走私嶺。對於該地名字,初時大惑不解,走私地帶,應在邊界地區。好像文錦渡或沙頭角等地,今天本港外海,走私船只常被截獲,不日見報,很不明白。水塘區內,遠離邊界,有人走私?原來當年由西九龍蝴蝶谷北走,越過琵琶山,即已進入內地。九龍群水塘,沿金山路北走,路盡左右分途,右往練靶場,左走遠去城門水塘,分岔路上方就是走私嶺,又稱孖指徑,兩者實同一地點。有人把它一分為二,徑指路徑,嶺指山嶺,亦無不可。走私嶺旁邊還有走私坳,麥徑私衛徑,就在走私嶺和走徑坳上步過。時移勢易,事過境遷,但走私嶺的名字歷久不減,難明。

    馬灣島上的古碑:「九龍關」及「九龍關借地七英尺」,就是當年海上的稅關。荔枝角饒宗頤文化館內藏「九龍關借地七英尺」古碑石。近來在山坡發現,就是當年九龍西部葵涌海岸的稅關。當年未填海,稅關近海,今離岸頗遠。東在飛鵝山腰,西在葵涌海岸,加上海上,飛鵝山道古稅關,因無實物佐證,少歷史觸及。本文力證其曾存在,敬請各方人士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