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行牛潭尾

三人行

  元朗福康街乘七十六號小巴往新田小磡村,經新田公路,在文天祥公園旁轉入,嘉龍路尾站落車,站旁是解放軍小磡新田軍營。閘口登記身份證後,穿營直入,內裡環境,清靜優美,本港軍營,多門禁森嚴,獨此營讓外人通過。從新田地區進入牛潭尾,無需繞大圈子,短途快捷。除了行人,車輛登記後也可通過。

  路盡出閘,漫步在車輛稀疏的簡便車路上,村路位於麒麟山坳西部山腳,多見樹木,少見人倫,不似鄉村,全是工場倉地,環境荒僻,路上無行人,兩旁工場多關門,車路直通牛潭尾軍營。營旁通道入村,這是兩路小巴線外另外一進入牛潭尾的路徑。中途三岔路,支路向右急轉,直通石湖圍村,接新田公路。

  石湖圍路是區內唯一的鄉村通道,沿線又被工場和貨倉佔據。三岔路口位於大羅天西部山脊尾端,附近有山徑登山,在車路最高位置,路口明確,山徑清晰,行山者由此起步,過山坳儲水池,是昔日英軍留下之物。沿大羅天長形山勢直奔到頂,下山者也是唯一離開的通道。今日穿林過谷,中途走到半山的軍路上。

  半山軍路已廢,上下不通,下走潭尾軍營,鐵閘封路不能行;上走牛潭坳的電視轉播站,有山徑下走蕉徑谷;北攀大羅天(又稱牛潭山,高三三七米,頂有隱蔽壕溝),下行麒麟山坳;南攀雞公嶺,落粉錦公路。若行者走到鐵閘封路地點,勿張皇失措,退回百米,循山徑上走。有關方面,應在上山路口豎立告示牌,說明前路被阻,由此繞行山徑,接回大路。

  沿荒廢車路漫行,視野開朗,牛潭尾谷在望,路盡牛潭尾濾水廠上方的牛潭坳,和進廠的車路不銜接,地勢高低懸殊。山徑扭紋迂曲,模糊難辨,有行者誤入廠內,由正門走出。

  牛潭坳的廣闊地帶,崩爛如塌坡,範圍不少,黃沙暴露,上落困難。全由越野電車做成,心想:電單車從哪裡來,看不見路線,它們不可能從濾水廠後坡山路上來,大惑不解。沿車路回頭走,逐斜坡搜尋,果然有所發現。

  原來電單車從牛潭尾西部山腳的練習車場上來,山坡有窄徑,車輛由此上登。沿「車道」下走,山路狹窄、陡峭彎曲,到達山腳,四周濃密隱蔽的樹林下有電單車場,駛上牛潭坳,又是另一練習場,來回奔跑,呼嘯山野,驚險刺激,更可由牛潭坳一直奔往雞公嶺山頂。

  車場遠離民居,不易察覺,場內放置多個巨型廢棄車轆,為車手練習繞圈。剛抵場地,不知好歹,外圍觀望,多頭惡狗從內裡撲出,似為驅趕不明人士而設,行旅落山者注意,路經車場,要識路避開,「車路」隔鄰,才是遊人步行的山徑,在較高位置,下接通往姚聖母廟的車路,再下行村公所乘三十七號線小巴。

  小路轉入大路,又有分岔,右行小巴站,左路去躉頭,是尾站的延長線,每日上午數班。照行程計劃,向左方深入,路上多養魚戶,沿途多村狗,要提防。過躉頭小巴尾站,稍後離車路向左方的電塔走去,沿一條筆直的山路而上,約十分鐘到頂,接走濾水廠行車路,該段山路是唯一捷徑,除此外無其他通道可行。

  該段上山捷徑,是上次離開濾水廠步行時發現的,往北走在路見有清晰山徑直往下方,即沿徑而行,暢通無阻,很快到達躉頭小巴站。從村民得知下午無車,前行村公所站歸程。

  村民發現有人上落,用障礙物遮蓋出入口,避免使用,下次再行,被圍欄阻隔,繞路才能找到通道。行山者只要看到電塔,塔旁覓路,照行可也,自用通道上接濾水廠車路。

  假若不上山,沿車路直去,路上很幽靜,不見車輛,這是牛潭尾谷的南部,村舍疏落、不見人行,農場廣闊,果樹滿園,終點是舊農場的三十八號線小巴站,主要接載牛潭尾南部的村民,和北部村公所的三十七號線不重複。

  在三十八號小巴站,建議步行出村,領略村疏人少的寧靜環境,鄉村地區,愈深入,人愈少。近公路,村屋驟增,人口漸多,沿竹攸路前行,中途清攸路往濾水廠,宜漫步,到達新田公路的上竹園,有馬公亭,乘車賦歸。